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2001/11/29   回到首頁

 

2001年八月

2001年九月
2001年十月
2001年十一月
2001年十二月
2002年一月
2002年二月
2002年三月
2002年四月
2002年五月
2002年六月
2002年七月
2002年八月
  隨手札記
飛行心得感想
航空相關新聞
  寫真一館
SOLO二館
寫真三館
 

 

 

 

 

 

校園導覽
Arthur
Bruce
David
Jason
Jerry
Kevin
Thomas
聯絡電話地址
  討論留言區
聊天室
史上最激投票區
活動看板
聯絡我們
網站連結
讓我們能找到你

請輸入E-mail


加入 取消

 

 
 

 
     華航培訓飛行網...  

 

 
 

日期

生活雜記

 
  2001/11/01

今天早上飛了兩班真的還有點操,第一班做的是在訓練空域的模擬Circuit,風平浪靜所以覺得還可以,以是轉BaseFinal的時間還是抓不準,覺得應該多練習幾次就可以了,回來的路上交通很多,所以又給他亂飛一通,不過在落地前的路線倒是蠻不錯的,雖然著地那一剎那是水獺落的,不過還是覺得可以接受自己的表現,休息一個小時等傑森回來後又換我飛上去,這一次就是來真的Circuit

對準跑道中線,全油門、踩右舵、等時速到五十節時輕拉機頭、離地、機頭在微微地平線下方保持時速七十節、離地兩百呎收Flaps四百呎Look out、五百呎轉Crosswind、一千呎或是跑道頭在我後方三十度時轉Downwind、引擎兩千五百轉、呼叫塔台要求落地許可、Downwind Check、檢查方向、距離跑道寬度(跑道剛好在機翼的藍條紋下方)、檢查高度、修正、當跑道頭在我左後方一個機翼寬時Look out for Traffic、當跑道頭在我左後方兩個機翼寬時收油門同時轉Base、等到速度降到白色區域時放Take-off Flaps、輕推油門讓轉速到一千六百、機鼻微微朝下讓速度維持在七十五節、下降率在五百呎每分、當跑道頭在左前方約十五度時、轉Final放全Flaps、維持速度在七十節、下降率還是五百呎每分、以約與地面三度的夾角向跑道數字前進、Final CheckPitch SelectedUndercarriage FixedFlaps setLanding Clearance ObtainedRunway Clear)、Aspect太低則拉機頭推油門回到較高的地方、Aspect太高就推機頭收油門瞄準跑道前方的瞄準點、當Aspect回到正常時就恢復以跑道數字為瞄準點、保持直到跑道數字消失在你的底下、迅速將瞄準點移到跑道尾端並收油門、維持讓飛機平飛直到開始下沉、此時輕拉機頭增加昇力略高於地平線、讓輪胎落地、機鼻自然下降、穩定機身、收到起飛Flaps、全推油門、等到五十節拉機頭、再來一次整個過程就在短短的幾分鐘發生了~

今天一共做了六個Circuits,如果要我評分大概是不及格!真是令人有點難過,因為氣流不是太穩所以就會多花一些精神在穩定機身上面,這裡多一點時間當然另一邊就會少一點嘍!臉上及額頭的汗就這樣滴,手心也溼了,連耳機都濕到滑下來,我想當初在Flight Grading時也沒有這麼慘,就這樣和飛機搏鬥了一小時,每次的落地也就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降了幾次好像就彈起來幾次,如果是Solo應該就要Go around以策安全,十一月的第一天我就在這種悲慘的心情下度過,星期天還有兩班,我要好好坐在房間裡的專用駕駛艙好好模擬一下了!

下課後又和唐弗先生聊了一下全班的近況,他說大家現在都沒有問題,是個好消息,接著他卻透露出一個讓我有些吃驚的事我們兩個星期的假好像有「大變動」孫燕姿的風箏又來了….「我不要~留言嗎?新版
 
  2001/11/02  昨天的籃球賽真可說是大家都卯足了全力,拼了老命的去打,尤其是大衛表現真是可圈可點得分頻頻,湯瑪斯更是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當大伙士氣陷入低潮時,就會聽見一陣「變魔術」的音樂,此時得分率又提高許多,不過港龍的朋友們也不是省油的燈,擁有超強彈性的球員加上行雲流水的進攻,比數就漸行漸遠不過對於我們而言「比數」並不是唯一指標,對我們更重要的是一種「團結合作」的表現。還記得有一球,因為對方妙傳快攻造成籃下只有湯瑪斯一人防守「魔鬼筋肉人」,就在對方要轉身上籃時,神奇的湯瑪斯運用三十年累積的內功,朝著對方大吼一聲球就應聲落地湯瑪斯這真是太神奇了~

距離上次剪頭髮也有好一段時間,每天看到一坨稻草就煩死了,所以下課後和布魯斯跑了步及上健身房完後,就和布魯斯、小傑瑞直奔火車站要去剪頭髮,一出站就可以搭乘免費的公車到中國城,過沒一會兒公車就來了,正當三人興高采烈的上了車,看著窗外優美的風景突然覺得風景越來越陌生~天啊!我們居然坐錯車,平常應該坐的是「小蜜蜂線」但是今天卻坐到「City Loop」,就這樣繞了一大圈,但是也看了許多平常根本不會到的地方,其實阿德雷得也是有有趣的一面。到了中國城馬上就殺到理髮聽,決定要剪一個短短的髮型,老闆娘建議我來個「史巴奇」髮型又涼又好整理,正因為上次和老闆娘聊天裝熟,沒想到這次在剪完頭後還有免費沖水的服務,這位大姊也真是照顧留學生說,不過也不知道是我嘴巴抹糖還是老闆娘心腸好就是了,最後大家都還有上膠呢,這樣子才11塊錢=不到兩百塊台幣,學生特惠價喔~有興趣的可以找我諮詢地點喔!

今天市區好多人,還有很多表演活動,商家都已經將聖誕節的裝飾擺出來,我們想說國外原來這麼早就在慶祝聖誕節,真是行萬里路勝獨萬卷書啊~雖然不知道有何神奇功效,小傑瑞還是買了神秘蜂膠要寄回台灣,像我就不一樣了,一定要學神農氏嚐百草後才能說…This is really good!所以就買了包蜂膠糖來親身試試,剛放到嘴巴裡覺得有點刺激性,不過習慣各種怪味的我一下就覺得蠻好吃的雖然還是怪味,不過布魯斯卻開始有一些反應了臉開始發熱連心跳都覺得有負擔,這根本就是檳榔的功效嘛!我一下就結束了一枚,就在第二顆快吃完時我頭暈了,那真的就像是檳榔啊~

昨天忘記一提,就是訓練空域在做Circuit時,因為那裡就是海岸線居然看到了鯨魚耶!留言嗎?新版
 
  2001/11/03  星期六,應該是要休息的一天,但是沒想到英文課還是繼續煎熬著我們,聽聽錄音帶、和老師聊聊天,一個悠閒的早晨就這樣溜走,下星期大家就是表定的Solo了,不過根據自己的直覺告訴我Solo…粉難喔~

明天還有兩飛班,我看要先在自己專用的駕駛艙內模擬飛行一下,等到真正的空中才不會顧此失彼、胡言亂語、兩眼發直、頭暈眼花、手足無措、冷汗直流、七上八下、國泰民安、六畜興旺啊!

昨天晚上聽Ray學長說,從Module 1Module 2只有三小時卡車級的「多貝哥」就要放Solo,那我們這個自排的小客車「Grob」從開始到Solo都還有十七個小時,就如同學長所言:「越後面是越超人了!」

請注意!親愛的台灣鄉親父老兄弟姊妹朋友同胞們,根據校方初步通知我們關於兩週的返台假,公司有意將其改變為其他方式,換言之就是口頭契約又有可能變卦了!雖然只是初議,但是好像不太妙說~請大家保重了。「你問我何時回故里,我也輕聲地問自己,不知在此時,不知在何時,我想大約會是在」先不要想太多,免得下週兩科考試被當掉~留言嗎?新版
 
  2001/11/04  又飛糟了一班,因為太早轉Base而且AttitudeIAS並沒有隨之調整,造成尚未進Final時已經太低,所以就先放FlapsFinal,當然離跑道很遠,中線又對不準,就這樣「Go Around」了三次,陳奕迅是「K歌之王」那我就是「Going Around」之王了,犯錯並不可恥可恥的是連犯了三次還沒有改過來,當然就惹毛教官了,在落地前機頭都拉的過高,在Flare時才會又飄起來,這可是很危險的因為這樣就會從更高的地方掉下來,就這樣我又結束了一班。

垂頭喪氣的回到房間,打開電腦想轉移一下心情,看到浙平大姊的鼓勵覺得很溫暖,當初青訪的日子是更辛苦的,也都咬著牙走過來,但是飛行卻不是咬著牙就可以過去的,真的開始擔心我的Solo,優秀的傑森應該下週就可以放出來,那我呢

雖然很難過但是像蟑螂般「打不死」的我,在下飛機前還不忘和教官自我鼓勵一番,說:「雖然表現很差沒有很好的落地,還Going Around三次,至少我比別人看到更多危險的情況,也練習了更多次Go Around。」

用力將嘴角拉成一字形,就是面帶笑容的樣子,就算心情再壞,這樣做是會讓自己開心一些,加油~加油~加加油~我可不想提早畢業回家啊!明天就看我的~

今天是我老爸的農曆生日,祝老爸生日快樂喔~留言嗎?新版

 
  2001/11/05  天還未亮就早早起床因為不到七點就要飛了,所以只好頭暈腦脹兩眼昏花拖著疲累的身軀出門去洗飛機,不過小傑瑞也是和我一樣的悲慘命運,還真是不習慣這麼早就出門,到處都沒人只有好多好多的鳥在叫著,不禁令人想到「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人而卻沒飯吃!」邊擦著飛機肚子邊咕嚕咕嚕叫,終於等時間到了教官卻還沒出現,再不來我就要昏倒了~

過了十分鐘教官終於出現,原來教官比我還早起床,不是因為早睡早起兒是因為不小心把鬧鐘的時間調前了一小時,當然就早一個小時起床。當一切就緒時教官問我油是滿的嗎?我說前一個人沒加油,教官臉色馬上大便變,他二話不說就把前一個人的名字找出來好好問候一番,等氣消了之後我們才就去加油,就在加油的片刻,原來「六點半」的風襪,突然好像吃了什麼藥一樣的「站」起來了,不過我們還是到Run-up Bay去暖機,等啊等啊~溫度就是不起來,就在此時眼前出現了一架Grob正要練習降落,要落地的那一剎那機頭顯然拉得有些高,所以又了飄起來,結果當然是落地後又彈起來,他卻將機頭又壓得過低造成鼻輪又撞地,結果又彈起來,正看的入神時教官說:「那今天就不玩了!」心裡真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只想馬上去大號因為真是滿肚子X便!

雖然飛行取消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無窮無盡的「疲勞轟炸」,教官像是不會累的超人,就這樣我和傑森就被一直折磨下午才解脫~

想知道那一架飛機是誰飛的嗎?想想看是誰和我一起洗飛機就是啦!不過根據當事者自己陳述說之後飛得可讚的呢!留言嗎?新版
 
  2001/11/06  第一次航空法規的階段測驗終於考完了,區區二十五題居然要花上一個半小時東翻西翻地找答案,有的還不知道答案在哪裡,不過大家還是都順利通過,至於氣象學老師延到星期四才考,所以又多了兩天可以好好衝刺一下。

湯瑪斯繼「西A鵝&西A歐」之後又推出了全新代表作「I am like a bird~」,那是一首目前在電台強力放送的主打歌其中最經典的一句,但是問了每個人那下一句是啥的話,每個人都會說不知道因為聽不清楚,不過湯瑪斯卻知道下兩句是什麼,如果你將舌頭捲起來並學ABC說話的腔調,以下兩句就會Make Sense了:「I’m like a bird…下一句你嘛一粒勞雷,我嘛一粒勞雷(勞力士)~」不要問我Make What Sense,那就要問湯瑪斯了,天才湯瑪西”…

今天經典的事還真多,下課後卡拉皮耶和我們說了一下話,大概是交代最近學校會有的事情,像國泰及上海的畢業典禮、其他BAE分部要來參觀之事,就在離去前卡拉皮耶照慣例說了一個笑話,他問我們知道美國和大陸的乒乓外交政策嗎?大家都點點頭,接著他又說其實還有西洋劍外交,他又問我們有沒有聽過,就在此刻湯瑪斯毫不猶豫地就大聲回答:「沒有!」卡拉皮耶就興高采烈地開始說了:

有一次中國派了前三名西洋劍高手去美國做表演,第三名演出一套完美的表演之後,拿出一個罐子放出了一隻蒼蠅,只見他一揮劍,蒼蠅就應聲變成兩半,得到全場不小的掌聲;換第二名上場,在第二名演出一套完美的表演之後,也拿出一個罐子放出了一隻蒼蠅,只見他揮了兩劍,蒼蠅就應聲變成四半,得到全場熱烈的喝采;,最後換第一名上場,就在演出一套精湛的表演之後,照例也拿出一個罐子放出了一隻蒼蠅,只見他盯著蒼蠅三十秒都沒動作,突然間出劍了,沒想到只見蒼蠅還是在那裡飛著,他還打開窗戶讓它飛走,全場七嘴八舌討論起來說:「這第一名不是應該把蒼蠅剁成八塊或十六塊嗎?是失誤吧!真是遜蛋一個」結果在教練和翻譯說明之後,司儀向全場說明了以下事項,獲得了滿堂喝采,那就是……This fly will never fuck again!」

當然大家也笑到快翻掉,不過並不是笑笑話有趣,而是笑湯瑪斯真是太假了,繼上次輪胎事件之後又來一次,為了不掃興明明聽過了還要睜眼說瞎話~真是應該頒給湯瑪斯「好人好事代表勳章」一枚!

晚餐時又有一件讓大家快要把嘴裡的飯噴出來的事,因為有一個南非的同學穿的很ㄅ一ㄤˋ,傑森說:「不要小看他,他可是De Beers的小開呢!(De Beers南非鑽石名牌大廠)」這當然是虎爛的!結果大衛順道提及她「二嫂」也是從南非回來的,爸爸也是飛行員,沒想到布魯斯卻發問了:「那你『二嫂』是嫁給南非人嗎?」大衛正經八百地說:「布魯斯我『二嫂』當然是嫁給我『二哥』啊!」沒道德的小傑瑞笑到臉脹紅,連嘴巴裡的東西差點就投奔自由了…布魯斯真是...

受訓生活真是到處充滿了壓力,雖然有壓力但是也要自己找一些「樂趣」,這樣才能活下去啊明天告訴你澳洲蒼蠅有多貝戈戈留言嗎?新版
 
  2001/11/07  我想蒼蠅應該是全世界都有的一種昆蟲,雖然生長在不同國家,但應該基因都還是相同的,所以生活作息大概也大同小異,就算是一隻台灣本土蒼蠅應該也能和其他國家的蒼蠅溝通,因為總不會一隻說台語而一隻說英語而雞同鴨講吧,不過到這才發現原來台灣的蒼蠅比較有教養,在台灣雖然他們會去找食物吃,但是只要一包裝滿水的透明塑膠袋或是有兩條超級旋風紅色尼龍繩,牠們就會乖乖的離去,因為長輩有交代千萬不可以越雷池一步,以免終生遺憾,這就是中國優良的傳統

但是在這裡的蒼蠅好像有文化上明顯差異,真是亂七八糟,平常不待在垃圾堆裡反而學蜜蜂在花叢中飛舞,他們好像挺熱愛飛行,所以連停機坪也是他們的聚會場所,他們不太挑食說,只要一有人靠近他們就會死纏著你不放,有時停在頭上、有時停在臉上,不過根據亞瑟非官方統計他們最愛的部位是嘴巴!有時候在飛機裡和教官說話時還會吃到蒼蠅,澳洲蒼蠅真的是太沒有教養了,用力揮手也趕不走,我想飛機上除了要有滅火器之外,殺蟲劑應該也要有一罐,在和乘客做Briefing也應該加入如何消滅蒼蠅才是,還有如果在這裡賣電蚊拍,應該會很好賺吧!

恭喜阿查機長順利通過Module 3 Check,真是進步神速讓人望塵莫及,在我放Solo堪憂的眼中,那就像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畫,看得到摸得到但是要去怎麼都去不了,聽阿查機長對教官的教導說了一些感謝話,不知道同屬於水獺門派的小師弟的我們,會不會也有像師兄般傑出的表現,當然不敢奢求一步登天只要一切順順利利就好!O~…S…O…L…O...~Me喔!照估計湯瑪斯和凱文很快就要被丟水池了期待…潮州...一百桌...留言嗎?新版
 
  2001/11/08  最近有人問我為何要架設這個網站,是為了什麼特別的目的嗎?其實理由很簡單只有三個,第一個當然是為了家人,因為如果用通電話的方式大概說的都只是「家裡有沒有事啦?好不好啦?我很OK…」之類的話,而且家裡還有一位很關心我的爺爺,因為耳朵不好沒有辦法從電話那一端讓老人家知道這裡的情況,所以用文字表示就可以讓全家人一起分享,而且扯東扯西就像我在旁邊嘰哩瓜啦的說話,相信這更有意思吧!

第二點就是我喜歡和朋友分享生活中有趣的點滴,像大學裡的紅粉知己及同學、香港的好朋友、五專同學、青訪戰友們,尤其是那幾個臭小子,將有好一段時間沒辦法在一起,只好用這個方式來閒話家常,只是不知道小布是不是江郎才盡,看他的奇摩筆記久久連「PE」都放不出來一個,不過大家還是加減可以看看小布警衛的文筆,多多給他支持和鼓勵!還有讓有對飛行興趣的朋友們,也可以一窺總是躲在前艙的「神秘飛行員」是如何蹦出來的,這樣相信對每次的飛行應該會更有信心。還有,Ray學長的筆記其實為我帶來了許多的幫助,尤其是還沒到澳洲的時候,那就像是燈塔般的照亮了未來,讓自己對隨即而來生活有所了解,真是要好好謝謝學長了,所以我想這樣也可以讓優秀的後進們能有所參考。

第三點當然是為自己,我喜歡玩網路也喜歡寫網頁,雖然還在初學者的階段,但是我相信隨著時間的增加,功力也會隨之增厚,希望不久的將來我也可以寫出像友航一樣高檔的Homepage,還有如果我有幸能順利完訓,這網站也就有個完整的架構,如果祖先保佑能讓我像高總機師一樣飛到榮退,到那時候回頭來看看剛剛受訓時候,有文字、有畫面的保留,那會是一種多麼的感覺,就像是布魯斯威利演的「扭轉未來」,我說不出來那種感覺,所以我現在要和未來的我說說話了,你們就當我是神經吧!

「亞瑟機長你好嗎?希望你現在真的是機長而且身體很健康,心情很愉快,飛行很順利,一切很平安!我知道現在的我對將來的你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我應該要自覺點,希望我的表現不會讓你感到遺憾,祝平安~留言嗎?新版
 
  2001/11/09  今天又是一大早起床,不過今天就只有我自己了,看到窗外還沒亮的天空心情沉重了起來,想到上星期天的爛表現所以今天一定要飛好,不然我的飛行大夢可要提早夢醒了,穿上毛衣走出門口我那牙齒就一直打架,真是冷到不行提了桶水要洗飛機,那冰冷的水只覺得自己好像苦命的小媳婦,整隻手都紅咚咚的,已經是春末夏初了天奇還是如此古怪,真是冷爆了一切檢查都結束後就等教官來啦!

因為塔台還沒上班所以操作程序變成MBZRadio Calls有一些不同,而且我從來沒叫過,所以在地面教官都先叫一遍給我聽,我再跟著叫一遍,不過到天上之後就自己來了,今天這星期第一次飛又有之前的陰霾,所以壓力可大的一推油門離地後,那條沒用的右腳就不由自主的一直抖啊一直抖,抖到自己都覺得有點沒用,雖然心裡這樣想不過腳還是我行我素,到了Base要做Radio Call了,就聽到我「All Station!帕......拉飛爾MBZTGT Base…※﹪#(結巴中)…Touch and Go!」教官聽了雖然沒對我說啥,不過他就按下按鈕補了一句:「Runway 03R!」下次記得此時我正在瞄準跑到做第一次降落,湯瑪斯教我的「三指」轉Final對我居然失效,竟然轉得太慢了一些,我想這可能是我的手指沒有湯瑪斯的「富貴」吧!所以距離近了點,不過接下來的步驟可是很有效,真是要感謝「私人教練」的指導,讓我的落地就這樣輕輕的就落地了,真是一雪「Go Around之王」的恥辱,並讓我拾回一絲絲的信心,接下來的幾圈也的進行的很愉快,而且還有一次因為在落地前的路線有一些低,速度並不會很快,所以稍稍一拉機頭就回到正常路線,只見越來越接近第一瞄轉點,順勢轉換到第二瞄準點,開始下沉拉機頭保持高度這個落的讓我有些意外,因為Perfect Landing完美降落!」這真是太神奇了,沒想到這居然也可以發生在我的身上,教官說如果接下來的一班也能維持今天的狀態Solo就有望了!留言嗎?新版

 
  2001/11/10  ~上午又是四節可歌可泣的英文課,每次上課就好像是一場永無止境的馬拉松,跑啊跑的永遠到不了盡頭,如果中途出現了一些意外或插曲,反而算是一種幸運,所以今天對我而言就還稍微好一點,碰到兩件事。不曉得你還記得龜兔賽跑中兔子輸掉的原因嗎?其實大人為了要讓小朋友有正面的價值觀,所以並沒有將故事裡的真相公佈,據可靠消息指出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兔子跑去大便了。這是因為怕小朋友以後擔心會誤事不敢去上廁所,而篡改真相的

那在我今天四小時的賽程裡,這就是一個讓我可以暫時解脫的理由,獲得休息片刻,第二個重要的事件就是有一位重要人物在比賽中間時,找我去談了一下目前全球航空業受美國攻擊後的嚴重影響,我將我的心得及看法有條不紊的一一報告出來,沒想到正與這位重要人物相談甚歡的時候,中場休息鈴聲響起,只好先行告退而速速離去。好不容易終於等到終點出現在眼前,可以鬆一口氣,不過古人說的好:「行百里,半九十」可真是一點也不假,此時腦海裡浮現的居然是,「少林足球」星爺在隊友受困爬出重重火網的那一幕,短短的距離卻讓人精疲力竭,不過總算是平安抵達了,星期六美麗的上午就這樣流逝~

下午又跑去市區一趟,因為昨天大衛要交電話費,沒想到卻糊裡糊塗的拿了上個月的帳單,只好今天再去一次,那我為何也要跟去呢?因為昨天我精挑細選的買了一條晶瑩剔透洗面乳,在回程時拿給其他人看,他們看了半天說都沒看到關於的字樣,結果仔細一看是條長的像洗面乳的沐浴乳,我又當了一次豬頭,所以只好當小跟班的進城去,這次還順道繞到傳說中的動物園門口去「 聞香」一下,因為外面天寒地凍加上狂風暴雨,只好離去其實本來就沒有要去,不過那裡四周的環境真的很優美,有蒼翠的楓樹、青翠的草皮、蜿蜒的河流、壯麗的建築物、充滿書香味的校園、悠閒的自行車騎士、還有一輛生鏽、有蟑螂、門被撞凹、窗戶打不開的Toyota,有機會一定要到那裡悠閒的散散步~

今天的下午茶時間,小傑瑞點是北京什錦魯麵,大衛是北京清燉牛肉麵,布魯斯是高麗泡菜超辣海鮮麵,而我覺得下午茶吃這些好像怪怪的,所以就去一間叫「!」的超級市場逛街血拼,逛了好久終於買了一瓶可樂。

一定很納悶是那一位重要人物找我吧!各位觀眾,那就是~留言嗎?新版
 
  2001/11/11  今天真是充實的一天,早上精神飽滿的去飛了一班「FlaplessGlide Approach」,一個是速度比較快的落地,而另一個是模擬引擎壞掉而用飄下來的,這個與平常飛的不太一樣,因為這兩項都是要增加我們對故障該有的應變知識及反應動作,我只能說很好玩也很刺激,尤其是滑翔落地那真是讚透了,雖然我都是在教官的指示下做動作,不過還是超有趣的,尤其是要落地前那十秒鐘,真的感覺好像要撞到地上,不過總是能平安落地,只是摔的重了點。

今天在飛機上又讓教官發瘋了,因為在空中和塔台通完話之後,教官說這次做個Flapless Approach,我們在做Glide Approach是需要通知塔台的,不過我的腦袋告訴我說:「Flapless Approach好像也要Call!」當然我的手指已經按下去,嘴巴也說完了,剎時只見教官雙手抱住頭,好像世界末日來臨一樣,口中還喊著OhMy God~」我想如果水獺教官聽得懂國語,那我一定要引述陳總統的一句話:「有那麼嚴重嗎?」雖然如此,今天的表現還是讓教官粉滿意啦!

下午利用幾個小時的時間,和傑森、凱文、大衛到了阿德雷得港去看看,其實那裡就像是一個充滿歷史的小鎮,不過大部分的商家的荒廢了,只剩下少數針對觀光客而開的小店,還有一個不小的二手貨市場。其實那裡並不是我們原先要去的目的地,我們本來先去一家「航空博物館」,說是博物館我看還不如到我們機棚來的有趣,只是吊了幾架飛機在空中,再貼上幾張說明和歷史介紹,這樣還要門票九元,所以當然不進去了,因為我們的車停在門口好一會,等我們離去時老闆還衝出來看我們到底在幹麻,還能幹麻當然是照相存證啦!

在途中就看見一艘除役艦,好歹我也算是半個海軍,只覺得這艘船就這樣拆掉還真可惜,應該要賣給我們才是,萬能的中華民國海軍一定能想辦法讓它變的像「新的」一樣啊!每到港邊我都有習慣往岸邊看看,這次也不例外,不過凱文卻先發現了一樣令人震驚的東西用過的保險套,這澳洲人也實在亂沒品的,用完東西還亂丟在岸邊,真是不可取不過我卻發現了海裡面有東西,「天啊!從沒看過那麼多水母在一起,而且還真是有夠大」不知道是誰建議說以後Solo就改丟這裡,雖然這是個好主意不過還真沒道德啊!

後來離開了岸邊我們來到旁邊的漁人市場,想說裡面應該都會是漁獲吧,結果卻是個不折不扣的二手貨市場,裡面什麼「阿里布達」的鬼東西都有,連飛機上的ThrottleMixture都拆下來賣,不過老闆好像看我們是有錢的中國人,應然開了個天價…150澳幣,這價錢我都可以買一支雷朋眼鏡了,誰還來買你這個破鐵啊!當然把他玩一玩再拍拍照就腳底抹油溜了!

接著我們就驅車前往英文課曾上過的Semaphore Jetty,去親眼目睹一下它的真面目,一下車突然覺得好像到了旗津,因為不論地形或風景都有相似之處,正當我們往海邊靠近時,卻聽到了蒸氣火車的氣笛聲,我的老天爺啊~我真的沒有看錯,那就就是貨真價實的蒸氣火車耶,不過比小人國的遊園列車還小一點,還真是可愛啊!告別了火車我們就一步步往Jetty邁進,其實Jetty就是往海中央伸展的平台,可以在上面釣魚、看風景、及享受刺骨的凜冽海風,正當我們到盡頭時凱文又發現了異象,海中央居然有一位老伯伯正在悠閒的「自由式啊自由式~」讓我們不禁肅然起敬,因為真是好冷啊!

回家前還發生了一件小插曲,正當我們走向車子時,凱文又發現了異象並發出了「一字訣!」眾人的目光往我們的車上投去,只見一張罰單又出現在我們車窗,「不會吧!停在停車位也會有罰單」正當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時,我們赫然發現那一張白紙只是凱文丟在駕駛座儀表上的一張白紙,凱文只好滿臉抱歉的說著:「對不起,讓大家受驚了!」這就是我們的一天~

不過今天我卻發生了一件慘劇,因為昨天心血來潮將我被「鬼打到」的房間收的整整齊齊,連電線也給他重新排好,沒想到卻意外將變壓器接反,一百一接到兩百四,只見開關一開好像中國新年來到,到處都是火樹銀花、煙霧瀰漫,經財產清點後損失如下:電腦變壓器爆掉!CD隨身聽爆掉!CD變壓器爆掉!喇叭爆掉!真可說是災情慘重,原先以為有好一陣子不行用電腦,不過我們要像湯瑪斯先生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因為現在這個變壓器就是湯瑪斯友情提供的喔!所以以上教訓提供給大家做參考,以免重蹈覆轍~留言嗎?新版
 
  2001/11/12  今天的天氣真可說是變化萬千,一下下大雨、一下刮大風、一下出太陽、可是一下冷颼颼啊!對於明天可能要放Solo的幾位同學,湯瑪斯、凱文還有我耶真是一種不太樂觀的預兆,不過澳洲天氣多變化,明天的天氣等明天再說吧!

早上一出門就看到學長們手中抱著一大堆的書本,原來是要做考前一周大衝刺,考啥呢?絕對不是地瓜,是澳洲所印製一張薄薄的紙…CPL(商用駕照),雖然輕薄但是絕對望不了它的存在,對我們而言那可重要的勒~

上午又多了一們新科目,主要是教飛機裡面的儀器構造及動作模式,不過那並不是重點而重點是那位授課的教官,教官是新來的不過是臨時約聘,教官前一份工作是民航機駕駛猜猜看是那一家?就是剛剛倒掉的那一家-澳洲安捷航空,所以就失業啦!想一想還真是有夠悲慘的,希望全球的景氣快點復甦,不然慘淡的航空業是已經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的啦!

最近從網站收到一些讓我有點莫名的Email,除了大部分是問我們能否提供考試情報,在此就只能說聲抱歉,為了考試的公正性及準確度,希望大家能明白有一些事情是不能說的,另外就是有一些尋人的事情,剛收到一位朋友問我是否認識長榮培訓的朋友,想從那裡獲得一些考試情報,ㄟ這就有點怪了,報考友航卻來我們這小小網站尋求幫忙,我想我也只有一個頭和兩隻手,愛莫能助啦!所以如果大家有疑問要尋求解答的話,請到「討論留言區」吧!這樣很多很多臭皮匠絕對會勝過一個豬哥亮的「真是粗這個也養、粗那個也養~

上海航空禮拜五就畢業典禮了,小傑瑞及大衛是他們的球友,等他們走了以後,就少了能一起打球的人嘍~留言嗎?新版

 
  2001/11/13  湯瑪斯~湯瑪斯~湯瑪斯~湯瑪斯湯瑪斯Solo了,真是恭喜老爺賀喜老爺一馬當先首先單飛,就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也有另一架飛機也進行了首次單飛凱文~凱文~凱文~凱文凱文Solo了,真是恭喜老爺賀喜老爺二馬當先完成單飛!

不過就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也有另一架飛機也正在進行飛行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不過不是Solo,而是在那片刻正被教官罵成豬頭,心裡正在鬱悶時我的耳機裡卻傳來「Grob TG… Ready Runway 21LFor Circuit...First Solo~」耳朵聽到湯瑪斯和凱文在唉唉叫,我的心臟就蹦蹦跳,心裡還真是為他們緊張呢!那時候只見天上有三架Grob正糾纏著,而其他飛機早就閃的老遠,不過看著他們的Solo而我旁邊還有一位會該該叫的水獺,真是期待下午的「寧靜飛行」。

落地後看到同學們圍著兩位「英雄」,看著他們的頭上似乎多了一圈光環,真是耀眼啊~不過隨即劃過腦海的畫面卻是落湯雞!在他們說明下午還有飛班的理由下,這個盛大的儀式就先Delay一下吧!不過聽他們兩個人闡述的Solo心得好像有些怪怪的,和我預期的有一點點差距,我想的可能是一個人飛會很緊張、不安全感、手忙腳亂、冷汗直流、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神經緊繃、歇斯底里、最後則平安落地~結果他們卻說:「單飛的感覺真爽~沒有教官在旁邊碎碎唸,一切就是那麼自然暢快,要說國語就說國語,像平常該做的檢查也給他用國語來~『下風檢查:剎車踩了!機輪固定!油箱開關開了!電動燃油馬達開了!油氣混合比控制閥全開!燃油量及油壓正常!安全帶綁了~』」聽起來還真有點俗...湯瑪斯說本來連呼叫都想給他來個國語版:「探戈、高爾夫、X光、下風邊、全停~」不過念在他們只會一種語言的份上,就放塔台一馬吧!

下午過~

真是天公不做美,下午居然風變大了我的「寧靜飛行」也就泡湯,教官說就改去訓練空域來飛其他科目,今天做的是「Steep Turn」也就是大角度轉彎,我做了4560度的旋轉,尤其是六十度那G1G變成2G,脖子差點斷掉…TGP也真是爛連通風孔都打不開,真是活生生的人肉烤箱,不過今天那裡風和日麗飛行超平順,看著聽話的飛機和外面的風景,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回航時,一切通通自己來,從降落、檢查、通話、降落許可、回到機場、加入Circuit、到降落一氣呵成~不過就是降落稍稍給他不輕了一點點,因為風太大嘛!還有落地後滑行時有一點小小的蛇行,出跑道後教官開玩笑的說:「以後如果搭華航聽到是Captain Chang為您服務時,我就要跳機了~」因為他說我讓他想吐~還說如果以後我起飛時偏離了中線,就要買一瓶啤酒給他,什麼好的不去學盡學些卡拉皮耶的把戲,不過真的要注意起飛前要先選一個參考點,起飛後就以它做修正,不然啊~我的起飛還真是有個人色彩呢!

目前截稿前湯瑪斯和凱文還沒下水,不過我想這後頭可有得瞧呢

前幾天才說航空業已經經不起任何的風吹草動,沒想到美國又給他來個大變動,AAAA~真是要請上帝幫幫忙了。

補充說明...這裡的留言版是對生活雜記有話要說的你而設立的喔~留言嗎?新版

 
  2001/11/14  說到Solo下水典禮那可真是精采的很,也不知道昨天是啥好日子,一個晚上居然就有四個人被丟下水,兩個華航一個國泰還有一個上海的,在晚餐時湯瑪斯和凱文就有一些忐忑了,一個吃的特別快一個吃的特別慢,只見阿查機長在一旁吆喝說:「趕快吃吃飽一點啊!」沉穩的語氣中卻透露著一絲絲的殺氣

就在同一片刻,餐廳外面大衛和傑森已經在佈置「超級跳水台」,好讓兩位男主角可以在上面好好表演,終於到了讓人期待的一刻,湯瑪斯首先被指引到池邊,溫柔體貼的阿查機長輕輕將湯瑪斯上衣掀開,柔柔的灑了幾滴水說:「來∼試試水溫吧!」接著就一步步踏上高台,那腳步可以看得出來十分沉重,上了台後幾位壯漢討論著用何種姿勢來處理湯瑪斯,首先採用大便蹲不過兩腿開開的湯瑪斯實在沒有多少人可以出得了力,所以決定放棄改換「人體V字型」,這樣果然好多了,大夥兒一同喊著:「一∼二∼三∼」,只聽見湯瑪斯喊著….在大衛之前為各位示範過這個動作,相信你現在應該知道所謂「炸彈開花~」長什麼樣子吧!

下一位男主角凱文自動自發的上了台,充分展現出男人的氣魄,不過好康的也就因此而來了,一開始大家又在討論用何種姿勢幫凱文慶祝,不過在阿查機長的建議之下,大家一致無異議通過採用最經典的高空俯衝式,看看照片你就知道這到底有多慘烈,大夥兒再一次喊著:「一∼二∼三∼」,只聽見凱文喊著….接下來聽到不是凱文的聲音,卻是岸上的人所發出的嘆息聲「痛~真是痛啊!」

這就是我們的慶祝方式,明天又要飛了,只希望天氣和今天一樣的美好,這樣我就不用去訓練空域做「超級大轉彎」,可以在機場做可愛的小Circuit…

今天上地面課程休息時間,湯瑪斯和傑森兩人又在練舌頭,快要昏迷的我並沒有聽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不過其中最懾人的一句卻讓所有人為之噴飯,也讓我精神振奮起來,我們的湯瑪斯說傑森是「虎背熊腰」不過湯瑪斯的註解卻說:「虎背壁虎的背」傑森也不甘示弱的說:「那熊腰是熊貓的腰嘍!」剛聽到其實沒有什麼,不過你把傑森的臉加上壁虎的背和熊貓的腰那就真的很好笑了~留言嗎?新版
 
  2001/11/15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恭喜大衛與布魯斯今天放Solo嘍!一直把Solo放不出來掛在嘴邊的大衛,今天首先挑戰單飛成功獲得第三名的位置,原來這招叫做是...「惦惦吃三碗公」,真是恭喜大衛加入「大水原」爐主的行列,接下來Solo的就是布魯斯,原來布魯斯自己覺得飛得很差,就在Full Stop之後沒想到柏魅爾教官說:「給你兩秒鐘考慮要不要Solo?」平常下決定比較慢的布魯斯卻在當下就說:「要就來啊…WhoWho啊!(誇張了一點~)」說完話頭也不回的就一飛沖天幾分鐘之後,就看到布魯斯以飛快的速度滑行回機坪,大概有正常的兩倍快吧!不知道是得意忘形還是興奮加緊張驅使,不過還是以完美的角度停好飛機,只是停的超前了一點,駕駛艙一開只見布魯斯滿頭大汗,興奮的心情溢於言表,照相時還緊抓著教官和凱文的手,恭喜布魯斯排行第四也晉級「大水原」爐主的行列,目前就剩下小傑瑞、傑森還有我啦!俗話說:「好酒沉甕底、酒是越陳越香~」希望這一句話是真的才好。

小傑瑞因為下午天氣太熱,所以兩點半的班被迫取消,到目前為止還有一班尚未完成,仍在天上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恭喜小傑瑞剛剛放完Solo嘍!就在大衛和布魯斯經過CAL4CAL5的聯合慶祝之下水典禮之後,手中的無線電卻傳出:「TGMReady Runway 21 RightReady for Circuit…First Solo~」,那就是小傑瑞啊!大夥衣裝不整的就往機場衝去要幫小傑瑞歡呼一下,為了捕捉到最好的鏡頭,我當然不顧一切的往跑道逼近,奈何微粒粒教官就在跑道邊看著自己的愛徒單飛,讓我們不敢越雷池一步,就在小傑瑞轉進Final時,某位按耐不住心裡澎湃激昂熱情的同學,已經高舉雙手向空中的小傑瑞致意,接下來小傑瑞的表現真是神乎其技,沒有教官在旁邊果然特別勇猛,剛開始好像機頭拉的有些早,所以高度稍微高了點,就在所有人的口中念著:「別緊張,Go Around~ Go Around~」的時候,機頭卻向下修正了並在眾人眼前演出了一個「Perfect Landing~」,小傑瑞真是太神了,接下來當然是要捕捉小傑瑞的開心笑容,將將”…沒想到總經理和一些長官卻站在小傑瑞泊機的旁邊,因為學校剛買了兩架小Grob…中古的,長官們正好在巡視那兩架,所以我們一群衣裝不整的傢伙們只好逃之夭夭

就在走回家的路上,湯瑪斯卻遭受的澳洲蒼蠅的無情攻擊,慘狀請見生活寫真SoloII…

至於下水典禮,等小傑瑞完了再一起告訴你~

現在就剩我們這兩隻可憐的小水獺還在媽媽的懷抱裡,今天兩個人都不知道著了什麼魔,上午的班飛得好像在比爛…Go Around啦、超級大彈跳啦一項都沒少,傑森還在湯瑪斯的眼前活生生的變成康寶教官的教具,「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星期天就看星期天了不過教官當天還要當值,那什麼時候飛咱們走著瞧吧!

再次恭喜大衛、布魯斯及小傑瑞跨出了人生的一小步,但卻是飛行的一大步~留言嗎?新版
 
  2001/11/16  為了要慶祝大夥終於放Solo,所以晚上就選了一家可以吃到飽的「大水源」韓國烤肉,每次集體行動的出發前交通就成了一項必備的「休閒活動」,因為我們七個人目前共同擁有一輛全身貼滿了膠帶、車門還被撞凹的戰車,所以每次都必須有兩人先載到火車站去搭火車,再到目的地會合,這次的猜拳大戰就由布魯斯和我獲得搭火車的寶貴機會,在火車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只不過心情有點沉重也有點複雜,很難用三言兩語交代清楚,不過既然等會要去吃大餐,不如將一切的煩心事都先擱置腦後,到站後兩人以飛快的腳步衝向「蜜蜂線」的站牌,沒想到就眼睜睜的看著兩輛公車徜徉而去,心裡又增添了幾許惆悵想說公車剛走不如先去提錢,才過沒幾分鐘等我們回到站牌時,一輛公車又剛剛離站好不容易終於讓我們等到了,坐上公車後一下子就到了維多利亞廣場,不過就在此時突然有一種涼意從脊椎冒上來,這不是靈異現象而是一種生理現象,從在火車上就想上廁所,沒想到一路上都這麼不順,所以就一直忍不過人的忍耐總是有限度的,突然間自己的走路方式就好像變成「花木蘭」在國慶日時快步通過閱兵台一樣,腦海裡響起的是湯瑪斯吹奏的加速進行曲就這樣一路蹣跚直到廁所~

經過千辛萬苦終於抵達餐廳,一進門看見那五名優勝者一經在大快朵頤了,當然吃東西不能落人後,拿起餐盤馬上裝了一大盤韓國泡菜,啊~真是人間美味不過這家店最值得推薦的並不是它那缺少變化的烤肉,而是令人會留下眼淚的「極品豆花」,香滑順口的口感再加上淡淡的薑汁~真是令人懷念的滋味!

傑森語錄:「吃烤肉就像吃麻辣鍋一樣,選座位是門學問,切記要選上風處~

今天是上海的畢業典禮,所以餐廳是關閉的大概只有難吃的烤肉,所以今晚我想整個中國城大概都是我們的學生吧!CP 13CP 14CAL 4CAL 5,都是一大票一大票的出動,就在我們過馬路時還有一輛經過的車子,搖下車窗向我們叫囂,就在一頭霧水時有人探出頭來,原來是康寶小姐和她的男朋友匡瑯我聽見心碎的聲音!留言嗎?新版
 
  2001/11/17  今天起了個大早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天氣有點怪怪的好陰好陰,如果明天天氣還是一樣我的Solo就無望了~

昨天果然忘記要買一個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我電腦的變壓器,感謝湯瑪斯友情贊助支援我用變壓器直到現在,所以才可以繼續維持這個網站,真是很感謝不過今天發生的事情真是讓我夠X~

上午搭火車到市區大概才十點多,不過店家通通都開門了,我就憑著自己平時Shopping的印象去找尋電腦店,當然從最大的Mall開始下手,就這樣一層一層的逛啊,一層一層的找,從百貨公司到所有路邊的店家,甚至還到找到了暗巷裡面,只能說是徒勞無功,不過路是在嘴裡問出來的,當然就找幾家電器行的店員來試試嘍,其實他們都很熱心,每個人都會報我一家叫我去試試,如果不遠我就會依照門牌去找,不過碰到的結果都是…Try another one~就這樣我走到了一點鐘,連午餐也沒吃,全身精疲力竭口乾舌燥,當然就黯然消魂的決定回家了~

在火車上坐著坐著就睡著了,突然間被一種癢癢的感覺給弄醒~又是一隻蒼蠅停在我臉上,在密閉冷氣的車廂裡沒想到它還可以如此囂張,無論我怎麼揮它就是不走,到最後我也只好放棄再度昏睡。

下午大衛和小傑瑞相約去看「哈利波特」,也順便到另一個小鎮去幫我瞧瞧,結果電影還沒上映而變壓器也只能說遺憾了~所以我想變壓器只能從台灣輸出了吧…所以如果有探親團可能要麻煩一下~留言嗎?新版
 
  2001/11/18  果真天氣還是一樣的陰暗,風也還是一樣的大,早上去Ops找過教官後雖然心裡早就可以預見結果,不過還是會擔心龜毛的教官會像上次一樣,讓我找他等他一整天,最後才很感性的咬著指甲並用低沉的聲音告訴我Today is not really your day~」聽完後只差沒昏倒腿到是已經軟一半,是教官自己要我等一整天的

不過今天教官到是很乾脆的就說:「你們今天就放一天假吧!」因為外面風真的蠻大的,而且雲層又低無法到訓練空域做科目,所以我的Solo又泡湯了~

今天收到一位朋友的EMAIL,他也是我同一位大學教授的學生不過是其他學校的,信中提到的內容讓我想起了許多學生時代的事情,我們這位老師很優秀但是在學生眼中卻是讓人頭疼的一位,還記得以前只要上她的口譯課,胃沒有一次不痛的因為太緊張~因為自己念了五年的電機,所以剛進應用外語系其實英文還是破破的,還記得曾在潘老師的課裡鬧過幾個笑話,不過真的很經典我想如果是別的同學說出口的,我想他們就只有滿頭包了吧!譬如說…AMY~

有一次老師讓我們看一則報紙頭條,內容如下:「美人愛投資」我的腦海裡直覺反應告訴我說「I can do it~ I can do it~」,因為我總是坐離老師最近,所以常常和老師說些悄悄話,我覺得脫離背當的機會來了便向老師說:「老師難怪你這麼愛投資!」老師聽得是一頭霧水,那我當然要說明一下:「Beauties love to invest…嘛!」話一說完只見老師呵呵地笑著,接著就讓我們看下一行,看完後只見我耳朵像是剛睡醒一樣紅,因為下一行就是「國人投資意願普遍偏低」,天啊~我居然又當了一次豬頭,「美人原來是美國人,我居然還翻成美女真是糗大了~」,正當同學都想看我好戲時,老師果不其然向我走來,「完了完~~」我心裡嘀咕著,不過也只能表面裝鎮定當老師用那銳利的眼神瞄了我一眼,我的腿已經軟了一半,接下來只見老師對我笑一笑就繼續課程,真是讓我冒了一頭冷汗不過總算鬆了一口氣,坐在旁邊的馬屁一號張Amy也只能說:「Arthur你真是好樣的~

別以為這樣就沒了,接下來的課程中出現了「Class Treasurer」這個字,老師又要找人翻譯,將將又是我,我根本不知道答案不過還是可以用我深厚的英文底子來作答,Class當然就是「班」,那Treasurer…字尾加-er就是…”Treasure是寶藏,依照這樣的解讀後我的腦海裡有答案出現了我冷靜的按下桌上的麥克風按鈕,用沉穩的聲音說出我的答案「老師,Class Treasurer就是!」話一說完全班笑的東倒西歪,正當同學又想看我好戲時,老師卻笑嘻嘻的說:「Arthur你才是班寶呢!」這樣的反應真是讓馬屁一號氣炸了,以下是馬屁一號Amy的結論:「Arthur說的都對,我說的都是放屁」還真是酸啊~

所以你就知道我們這位教授有多厲害,以下是她的雙語教學網站對想學語文的人是非常有幫助的同學們有沒有很懷念...西化中文的感覺呢?...留言嗎?新版

 
  2001/11/19  側風~側風~今天真是個大側風,凌晨六點早早起床就去洗飛機,心想今天應該可以讓我Solo了吧,沒想到走到機坪看到那一條黃黃的「風襪」,所指的方向卻不是平常所用的跑道方向,「糟了又要泡湯了!」果不其然今天又是飛到訓練空域,去做失速、Steep Turns…不過天氣雖然晴朗,但那也只是表面從在跑道上滑行到起飛,只能以慘不忍睹來形容,飛機就這樣上上下下的被亂流玩弄著,不過對於曾連續坐六福村大怒神達二十次之多的我而言,那也只是小Case了,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終於到了回家的時候,直到降落前一切正常,不過就在非常接近跑道時,邪惡的側風開始起了作用,一直把我吹離跑道教官看我快陣亡了才Take Over Control,只看到教官把飛機飛得斜斜的,接著就用一邊的輪胎去落地,然後另一邊再來是鼻輪,就這樣把側風弄得服服貼貼的,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不過聽大衛和湯瑪斯的Crosswind Circuit就是比慘的,上午湯瑪斯還飛的在水準之上,不過下午湯瑪斯又出了一句名言了:「風把我亂吹,我就給它亂飛~」這樣就把康寶小姐的奇摩子弄得不是很High,我想湯瑪斯只能用這個澳洲ExpressionBugger!」

根據我的研究調查指出,Bugger是澳洲人的一種情緒的口語表達,主要是表達當某件事情出乎意料或是出錯時的情緒,中西方有十分相通的例子,在台灣最貼切的例子就是X!」一字訣,就是這種貼切的感覺,不過Bugger是比較禮貌的說法,在澳洲人的發音聽起來其實有點像日文的「笨蛋~巴格」,用法的確是有神似之處,所以下次聽到澳洲人說,Bugger…不要以他們要漢堡或是以為他會說日文,其實他們只是在什麼罷了~留言嗎?新版

 
  2001/11/20  下午的時候教官跟我說今天下課後和傑森一起去找他,因為他說我們最近幾班落地都沒到達水準,所以要和我們上「Solo前最後衝刺加強班」,所以剛才下了課後,我們就扛著沉重的飛行皮箱拖著沉重的腳步,慢慢走向教官辦公室拿出筆記本準備要假用功一下,不過教官一開口的內容就知道筆記是多餘的,因為話語裡全部充滿了感性,好像是一位父親交代自己即將要出征的孩子般,千言萬語只是希望我們不要有太多壓力,而且給予我們最大的鼓勵,就這樣半個小時又過去了!

我覺得經過這樣一說,心裡反而有了一些緊張,今天氣象學說風向大概還是東南風,對我們而言就是正側風了,這可真是個不太妙的訊息,只求老天幫忙明天給我個風平浪靜的一天吧~

星期五是國泰和港龍的畢業典禮,無奈的我被徵召要去充當倒酒小弟,還好布魯斯夠意思也志願陪我一起,只是不知道倒酒有沒有高級的飯可以吃說留言嗎?新版

 
  2001/11/21  不知道這應該叫做「一波三折」還是「好事多磨」,就在昨天教官的加油打氣之後,今天真的出了個無風的大晴天,讓我們可以飛Circuit繼續挑戰Solo,早上傑森飛七點那一班,在宿舍聽著無線電傳來傑森「TGXDownwindTouch and Go」的呼叫,看看時間也已經快要下課的時間八點半,終於讓我們等到傑森說:「TGXDownwindFull Stop」,一聽完就趕快把睡夢中的凱文給挖醒,一把拿了照相機就直奔機場,想要幫傑森留下值得紀念的片刻,我和大衛兩人就在機坪上解讀著那一架是傑森的飛機,因為大衛在等著湯瑪斯回家要接他的飛機,就在此時康寶小姐向我們走了過來,後面緊跟了一架Grob,我們心想那一定是湯瑪西結果仔細一看原來是傑森和教官,我們心想這情況不太妙,就在他們下飛機後傑森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何事?大致上今天的落地都在水準之上,不過就是有一次彈起來,彈起來並不算是什麼不好,如果能做適度的修正也能落地,如果不行的話就「Go Around」即可,我們的傑森就差在沒有馬上Go Around讓教官有機可趁把飛機搶了過去,我們的傑森就這樣「鍛羽而歸」等待下一班的再度挑戰~

而我呢!原本早上八點半的班,在電視銀幕顯示成九點半,去電腦查了一下竟然變成下午五點半的班,經教官和傑森的班調整之後,變成下午一點的班,不過剛剛我全副武裝準備飛行時,鑰匙卻不見蹤影而飛機卻在機坪停得好好的,經四處察訪之後原來是油料表壞掉了,所以這一班又沒得飛只好在挪到傑森的兩點半的班,希望外面的大太陽不會讓氣流變的七上八下,這樣我就不會飛的七零八落了

傑森加油~加油~加油~ 而我等會也要加油~加油~加油~了!

我回來了...我Solo了...留言嗎?新版

 
  2001/11/22  昨天的天氣是我目前飛過氣流最亂的一班,我才剛上去就想叫教官讓我下來,不但風向一直變而且地面的上升氣流,把我的小飛機彈得七上八下,尤其是第一個Circuit更是驚險,除了上述的亂流之外,就在我降落前風向突然變成尾風,這一吹就把我飄過了跑道的一半才落地,此時我還不慌不忙的收Flaps,只是教官的臉有一些綠看他突然說:「I have control!」接著就猛推油門爬昇,此時我才警覺到我快要衝出跑道了!而且因為是順風,爬昇率變的超低差點就要從工業區的屋頂爬過去,真是好險

接下來的幾圈當然也是手忙腳亂,不過最大的問題都是進Final時太低,因為要跟著前面一架飛機的路徑,它飛的比較寬和我所熟知的有很大差距,所以在Final問題就出現了,有一次就是低到教官看不下去,真的差點降落在工業區屋頂,教官大叫說:「You got to do something Arthur!」接著就氣呼呼的把飛機搶去,直到落地還要我Full stop,我心想…Solo又泡湯了,正當沮喪滑行回機坪時,教官按下通話鈕向塔台說:「My student is going to have his first solo…」什麼這樣教官也敢讓我飛~心裡其實有一些惶恐,因為氣流真的很不穩,不過既然教官放心那我就不用操心,反正飛機有保險我也有保險

在教官的打氣鼓勵之下,我冷靜的等待塔台的指示,就在「TGEClear for Take-off!」的指示之下,我推了油門看著窗外的景色向後加速我離地了~其實心裡並沒有湯瑪斯傳說的那麼愉快,因為此時還在與亂流搏鬥著,CrosswindDownwindBase…過去了,Final還是和前幾圈一樣的偏低~緊張緊張此時決定要推油門拉機頭,不是要Go Around,只是要爬高一點點回到正常路徑罷了終於飛過了Threshold…跑道數字收油門第二瞄準點拉機頭…Hold就這樣我完成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單飛,「啊~」終於忍不住興奮在一個人的機艙裡大叫did it

回到停機坪看到教官和傑森拿著相機在等我,心裡真是感動萬分不過馬上出現在腦海裡的畫面卻是丟水池~

這次下水和往常最不一樣的就是有觀眾還是在旁邊做皮膚癌日光浴的一群外國人~留言嗎?新版
 
  2001/11/23  今天天氣很不好,早上五點多就被窗外的大雨吵醒,拉開窗簾只見烏雲密佈,似乎在告訴我今天飛不成了,所以預計八點半的班想必是遭到取消的命運,所以乾脆來個「早安晨跑」,和機場來個自然的接觸。從七點跑到七點四十分,完全沒有看到有任何的飛機起降,傑森原本也應該要挑戰單飛的,想必是又延後了。

回來後沖個澡,換好衣服提著耳機走到餐廳,享受一杯香濃的咖啡和自製的蘑菇蛋三明治,接著就去找教官了,原本應該要休假的教官為了傑森特地來上班,夠偉大吧~但是天氣仍然一樣惡劣當然也就飛不成了,反正時間很多乾脆就陪教官聊聊天,沒想到這一聊卻讓我的心情有點沉重,話題當然就在人身上打轉啦,談談教官和自己的夢想、經歷、家庭及期望之後,我覺得原來我們教官背後有許多生活上的壓力、小孩子的健康、經濟方面及人生的挫折,想想自己其實是很幸福的,無居無束、自由自在,還可以為自己的夢想前進,教官說自己老了、有灰頭髮了、生活有壓力了、沒有本錢去追逐夢想了說著說著又咬起手指頭

還記得有一次在地面滑行時,旁邊恰巧有學校的噴射機從旁邊經過,教官突然有感而發的說:「如果我能飛噴射機就好了,就算一次就算一個Circuit我也心滿意足了」聽到這些話其實我心裡面有一點點的酸,因為在未來這件事將會是我們生活中的Routine,但是卻是別人永遠無法達成的夢想,我想下次飛行要加倍用功,才不會辜負這個珍貴的機會有話要說嗎
 
  2001/11/24  昨天晚上是國泰和港龍的畢業典禮,也就是我和布魯斯被抓公差的一天,從畢業典禮的酒會直到晚餐結束,我只能說那真是一場惡夢

莫名其妙的因為一句「公平」,就從我們班抓了兩名公差,擔當酒會和晚餐的「倒酒小弟」,在酒會裡我和布魯斯就捧個大盤子,四處問人說:「需要點點心嗎?需要點魚子醬嗎?」如果有客人願意拿的話,這當然沒什麼,不過就是有人會先看看是什麼東西,如果不合胃口就給你一付看到推銷員的臉孔,雖然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是還是要將燦爛的笑容掛在臉上,並說聲「謝謝」,此時我才深深體會到業務的辛苦,總是要將淚水往肚裡吞~這會不會太誇張啊不會~因為這都是真的!

酒會結束後晚餐接著就開始,原先校方說在空檔我們先去用餐,結果就在我們要去吃飯時,一位女侍卻說我們離開需得到上司的許可才行,好吧!那就不去了,因為Brian說我們在大夥用完餐後,也會有一模一樣的東西可以吃,所以雖然看著所有國泰的Cadets在享受生蠔、美食及甜點的時候,自己只能在旁邊問:「Red Wine or White Wine?」不過只要想到我只是比較晚吃,酒又倒的很起勁,原來說只是幫忙倒酒,結果在主餐過後還要幫忙收盤子,啊~肚子已經咕嚕咕嚕叫了

桌上的甜點可真是豐富,看了讓人不得不垂涎三尺,不過我還是只能跑來跑去問說:「Red Wine or White Wine?」有時候還會被女侍指使來指使去還會被批評,看著身上的制服和胸前的CAL-5,情緒開始有點複雜了。

從七點一直倒到十點多,在一杯水都沒喝什麼東西都沒吃又一直走來走去的情況下,血糖當然低到頭有點暈了,就在此時我問了有一位身穿粉紅色的女士「需要點酒嗎?」我聽到的答案是不要,當然我就幫旁邊的人倒酒了,結果當我回頭時,這位小姐卻用了讓我無法接受的表情和語氣說:「”I said Y…E…S I want white wine…W..H..I..T..E….W...I..N..E!」我知道我剛才因為吵雜和頭暈可能聽錯,不過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侮辱!雖然很不平但是臉上仍然保持著一貫的「華航笑容」並向她道歉,沒想到這一切得到的竟然是一個「白眼」,我真的不了解低頭又看到名牌上的CAL-5,義務幫忙結果還要受這種窩囊氣,真是難過喔~我又終於深深體會到,Cabin Crew在面對形形色色的乘客時,所要具備的智慧和勇氣,你們真是了不起。

到了十一點晚餐終於要結束了,不過苦難並未就此平息,散場時我們還要將桌上的酒杯、餐具、餐巾、桌布、花、酒精燈一一收回餐廳,空瓶子要搬到外面空地,桌椅還要搬回原位,看到其他人還在飲酒作樂,自己肚子卻空空心情真難過,看這樣下去都不知道何時可以走,加上明天一大早還有四節英文課,我就去找他們所謂的「上司」,我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我們明天還有課」他冷冷的回答:「你們要走就走啊!」不過他馬上又改口說:「把桌椅恢復原狀就可以走!」我心想大餐都還沒吃到所以就接著說:「我們還沒吃晚餐耶」只見廚房小弟手上捧了幾個塑膠盤,裡面裝了一些冷飯、雞肉、蝦子和青菜這就是我們的晚餐~大餐不見了

忙了六個鐘頭,得到的就只是一些窩囊和不尊重,不過人總是要樂觀點的好,換個角度想身為Course Lear至少讓一個同學不用經歷這些不愉快~

看到國泰、港龍全員到期連南非都有快十個代表,而華航有代表嗎?當然有啊不過在倒酒啊~我想華航的培訓生應該不是這樣被濫用的吧!有話要說嗎

 
  2001/11/25  明天就要是NAV1第二次的階段考,聽老巴布說這一次會比期末考還難,而且這一個的準備方式真的讓人不知所措,所以只有抱著必死的決心去面對它了~

今天早上所有港龍、國泰的家長及Cadets拖著行李,終於踏上回家的旅程,不過說到這就有一些些的遺憾了,還記得港龍的朋友「派瑞」嗎?原來在那天畢業典禮想去向他道賀,但是在表上港龍只剩下三個名字,完全不見他的蹤影,我心裡有了不太妙的感覺,好像有一兩個禮拜沒碰到他了,等到酒會開始時我找了機會托著鐵盤,去問了問他的同學,不過得到的答案只是應證了我心裡的不安,原來是派瑞考CIRCommercial Instrument Rating)考了三次沒過,公司就在畢業典禮前的前一周,送他回老家了...不過我相信派瑞將會在香港有另一番天地的!

知道了之後其實心裡很難過,因為派瑞並不是個不用功的學生,每天都讀書到兩三點,對飛行一直很認真的他,辛苦了一年多到快要告一段落的時候,卻獲得了這種結果,我想對於我而言,那是一種提醒告訴自己要加油,「三分天注定、七分靠努力~」能到這裡來我想那三分大概已經用掉二點八分了,所以啊~

天氣還是一樣的糟,風超大,所以傑森的Standby又是白搭了。

今天還吃到好吃的芭樂乾、哇沙米翠果子、鱈魚香絲真是太棒了~謝謝Wxxxx…有話要說嗎
 
  2001/11/26  從來沒有考過一科需要兩小時的試,今天的Navigation考的真是讓人膽戰心驚,並不是題目有多難,只是有一些看起來陌生了點,而且還要翻東找西的,在這兩個小時裡我覺得好像在打仗,滿桌的地圖、計算機、各式各樣的尺、鉛筆原子筆不斷交錯著用,Jepps就這樣翻來翻去,甚至有時候就是會緊張的找不到某樣東西,不過大家還是平安的通過考試,達成階段性任務。

中午的時候,Brian跑來告訴我們關於大家那輛古董Toyota的消息,原來有Instructor發出通緝令來捉拿車主,那就是我們啊~原來是他的車有被擦撞到,懷疑是咱們這台車幹的,大夥聽完之後先是互相詢問是否有人開車時不小心撞到,不過大家都說沒有我想應該也是因為大家的開車技術都可高超的!不過為了那個「一萬」所以就先去檢視車子到底有沒有刮傷,以免到時候尷尬

就在確認車上沒有新刮痕之後,大家決定一起去找Instructor「說清楚、講明白!」不過教官卻不在辦公室。就等我們的Mass Briefing結束之後,主角也出現在辦公室,我們本來要澄清說不是咱們幹的,不過教官劈頭就問我們是不是有一天把車子停相反邊「相反邊那就是布魯斯啊~」,教官說如果那輛車是我們的,那他的車就是我們撞的,其實教官的車並沒有怎樣,反倒是我們的方向燈殼裂了一塊,教官只是想藉向當天的駕駛機會教育,有小意外不是閃人就沒事,就如同操縱飛機如果有超級重落地但並無異狀,並不代表不需要向維修人員報告,為了後面使用者的安全,「報告」是必要的

這件事也就這樣落幕了,不過重點是布魯斯說他不記得有A到別人的車啊!那不知道是布魯斯的技術真的要加強,還是記憶力需要Refresh一下,反正開車要小心~

明天要飛,請大家一同祈禱天氣風平浪靜,因為傑森要放Solo~有話要說嗎
 
  2001/11/27  「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恭喜恭喜你啊!恭喜恭喜你~

我們的傑森今天終於不負眾望的成功放了單飛,換句話說就是全班都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我們曾經有做過約定就是最後放Solo的人,要被丟水池七次~千萬不要以為這是一種酷刑,其實這所代表是一種誠摯的祝福,也是一種讓大家前進的「軟性動力」...

上午飛了一班一半雙飛一半單飛的班,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飛了,「得心應手」四個字在這裡完全看不到,只見飛機在空中搖頭擺尾的,這個時候看到教官的臉色不管了反正飛機是我在飛,能平安降落才是重點,就這樣戰戰兢兢的飛了八圈(單飛四圈),還有一次因為前面有一架飛機才剛落地,所以塔台就沒有給我落地許可,就在我準備要降落時塔台說話了TGXClear Touch and Go!」將將~我完全忘了這回事,也忘了要向塔台說「Short Final!」,下次千萬要記得嘍~

不知道是啥原因,原來有很多架飛機在作Circuit,但自從剛剛那個烏龍之後,居然只剩我一架在那裡掙扎,我感覺風也從原來的側風變成無風狀態,不過落地後教官卻說,辦公室的人在監視我飛,因為風變大居然還在飛真是敢喔~這可真是怪了明明沒風但他們卻這樣說「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恐怖喔~」我看要和大衛借昨天才剛收到的「地藏王菩薩」,放在飛幾裡保平安喔!

剛剛在Ops Room的櫃檯上看到一本雜誌Orient Aviation」,幾月號沒注意看,不過猜猜看封面人物是誰啊?BINGO~又是咱們敬愛的宗總啦!雖然還沒仔細看但是主要內容是關於宗總上任後,讓公司正面形象大幅提升的報導,下午我再去好好拜讀拜讀吧!

再次恭喜傑森,晚上就有好戲要上演了敬請期待~有話要說嗎

 
  2001/11/28  老巴布也真是越來越好笑,除了愛說髒話之外記性也變的不太好,今天的第四節課應該是他的Navigation,已經上課時間過了十幾分鐘,老巴布都沒進教室,結果就看到他從我們教室前面走過去,原來以為他是要去拿他的上課寶貝傢伙眼鏡、眼鏡套、幾枝白板筆、還有檔案夾以前還有一架紅色的招牌小飛機,沒想到老巴布就這樣一去不回頭,又過了一會兒我決定去一探究竟,我躡手躡腳慢慢接近他的辦公室,沒想到出現在我眼前的卻是老巴布正悠閒的咀嚼著看起來很可口的火腿麵包,我裝作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靠近老巴布的耳朵說:「我們好像現在應該有你的課喔~」接下來老巴布的反應真是讓我笑翻了,老巴布滿臉通紅嘴巴裡還咬著那個麵包的說:「S..H..I..TI thought I was free now~」,連坐在後面教航空法的老師都呵呵的笑著

老巴布真的是個很有趣也很好的老師,我個人認為老巴布長得好像玩具總動員裡的「馬鈴薯頭先生」,留著白白的小鬍子、挺個大大的肚子,上課中不時會有一直把衣服塞到褲子裡的動作,可是一直塞那衣服卻一直跑出來,因為肚子真的有點大還有老巴布喜歡一下戴眼鏡一下拿掉,大概五分鐘裡要拿戴拿戴四五次,而且他那付小眼鏡有個黑色的眼鏡套,老巴布有亂丟東西的好習慣,每次他拿掉眼鏡時就習慣會將它放回去,但是有時就偏偏忘記那套子丟在哪裡

所以上老巴布的課,雖然課程內容並不是很有趣,但是好像都是在看一場表演,從中得到許多的歡笑,而且老師的臉常常都是紅紅的,不知道是不是高血壓造成的,而且有時候老巴布會說出一些讓人噴飯的話,還記得有一次他滿臉正經的告訴我們在作Navigation時的四字箴言「FTFA」,大家還很認真的拿筆記下來,後來他還說雖然這和學校的政策不太一樣,但是這卻是非常必要的技巧,終於老巴布告訴我們什麼是FTFA,以下就是答案Fly The Fucking Aircraft!」

水獺教官下班前在他的小咖啡色金龜車旁碰到我,當然免不了要打打屁,教官問我今天上啥課?不過當他聽到裡面有氣象學時,我彷彿看到一道光芒從他的眼睛閃過,結果身為其他飛行教官的氣象顧問的他,叫我回家好好讀讀,說明天要問我我臉上只能出現三條直線果然不愧為傳說中會咬手指的氣象水獺~

我覺得感性的教官最近變得越來越搞笑,不知道會不會是被我帶壞的,前天和我在飛時,我做完檢查後需要再念一次檢查表確認,沒想到教官卻跟著我的口令作出像空服員介紹逃生口的動作,讓我差點念不下去沒想到今天又來了,就在我走了幾秒後,就聽到有人喊:「Clear Prop~」,接著就聽到引擎發動的聲音,天啊教官真的被我帶壞了

(註:”Clear Prop”是螺旋槳要發動前提醒周圍的人要注意的口令。)
 
  2001/11/29

感謝路教官、詹小姐、李小姐、長季同學、華航雪梨分公司及所有同學的協助,讓大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順利趕回台灣處理事情,

昨天晚上十一點,大衛突然神色緊張的和我說,現在可以和公司聯絡上嗎?接著大衛就告訴我發生了何事,聽完之後我說無論如何也要幫你連絡上~

接著就翻箱倒櫃找出所有公司的相關電話,不過上面有的全部都是上班時間的,不過還是要想辦法,接著就跑去找RayBrianIvan結果都無功而返,大夥此時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想盡辦法要與Lois連絡,我還想了一個很天才的辦法,曾經聽父親說有一位在立榮的朋友與公司長官認識,那既然認識應該就會有家裡電話吧!不管了先打再說結果還是撞壁了,因為伯伯正在電影院,要找到長官的電話還需要透過另外一位教官,唉~

就在大夥在這方面沒有進展時,我們決定往網路出發,首先先查詢最近的一班回台北的班機,剛好華航今天中午有一班,不過因為與台灣沒有連絡上,其他腹案是必要的,國泰、馬航、澳航、新航通通都找好了,接著就是阿德雷得到雪梨的接駁班機,在大家的分工之下所有航班已經找好,有的是在香港轉、有的是在新加坡轉、還有吉隆坡轉台北的,就這樣坐哪幾班是已經有心裡有底,接著就是和公司及校方的聯繫工作,不過正苦惱無法在第一時間連絡上台灣的時候,長季同學突然在線上出現了,這就好像是一道光芒重新燃起希望,在與長季同學說明之後,就請長季同學試著透過其他朋友聯絡路教官,就在同時我們也打電話給卡拉皮耶說明請假事項,他告訴我們明天八點會到學校。

過了一會,長季同學傳來好消息說,已經和路教官連絡上明天的機位可能大概也沒有問題,所以如何能趕上那一班就是我們要努力的方向了,接下來的就是護照了,因為護照在瑪麗玲手上,只好硬著頭皮在午夜時分用電話將她吵醒,並請她務必於七點以前到學校,這樣我們大衛才能趕上八點二十分Qantas到雪梨的飛機,為了怕這一班客滿凱文已經先以電話訂位,十分有效率!

就這樣大概所以事情都暫時告一段落,看看時間也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隔天還要六點起床,就無法陪大衛了只好先去睡覺

今天早上六點起來,發現大衛比我還早起,想必是根本無法好好入睡吧~瑪麗玲非常準時的出現了,傑森和大衛拿到護照後就直奔機場,也順利搭到雪梨的班機,不過我們並無法確認是否有雪梨台北機位,所以八點半飛完後就和校方報告這件事,雖然昨天已和路教官聯繫過,不過我想還是要繼續向台灣報告此事並確認機位,因為時差的關係所以就先打到雪梨,不過手頭上有的電話昨天試過通通不通,所以只好打訂位電話請他代轉,不過給我們的電話還是一樣不通!

回房間想找出當出來的機票,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電話,沒想到卻出現了Lois的聯絡電話真是對不起大家,昨晚讓大家著急了~不過家裡電話是「空號」,所以就留言在手機裡,不過覺得還是不放心,就試了另一位李小姐的電話,一大清早就用電話吵人真是對不起,不過情況緊急就請大家多多包涵了~終於正式和公司連絡上,心裡的大石頭也放下一半,接下來的就全靠公司的幫忙了,不過眼看只剩一兩個小時,我們只有雙手合十,祈求一切順利了。

估算時間大衛也應該到雪梨了,所以再打通電話和Lois詢問機位情形,很高興聽到電話那端傳來:「沒問題!」心中的石頭終於放下來,再撥一通電話給大衛,大衛說他正在通關這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感動的事其實有很多,從昨天晚上大夥的分工合作,台灣、澳洲的兩方聯繫,到公司機位確認,不論是同學、長官及公司之間,都像是一家人般的盡力去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困難,「華航」真的是一間很好很好的公司,就像是家一樣的溫暖,希望大衛能放心處理事情,這裡的課業我們就先幫你照一下啦

還要請關心大衛的朋友不要來詢問到底發生何事,我想這就是您能給大衛最好的幫忙了~

結果我老媽昨天也住院了,可能要住上兩星期,就要請老爸、大哥和老妹多辛苦了~有話要說嗎

 
  2001/11/30  有話要說嗎  

Adelaide Australia_ CA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