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陸小鳳系列》

*西門吹雪*

作者:游俠

(一)、劍道

                1    

斜陽,踏著急匆匆的余輝,一條歸家的路在大部分人眼裡顯得格外的親切。可那個細長的影子絲毫沒有升起過這個念頭,在他的心裡,只有一個字:劍。

落葉紛紛,在犀利的劍氣下,原本生機盎然的花草樹木都失去該有的顏色。甚至,日月星辰都被這充滿死意的劍氣所籠罩,黯淡了下來。

兩歲時,西門初識劍。三年後,初窺門徑,劍光飛舞,滴水不漏。十歲時,略有小成,劍氣如虹,直沖云霄。十八歲時,登峰造極,劍氣漫天,隨心所至。

其中練劍時的辛酸血淚困苦艱難無從得知,只是西門從不離劍,甚至吃飯、睡覺都不例外。

踏入江湖前,西門以痴迷入劍道。

                2

齋戒,熏香,沐浴。

西門從千裡之外,頂著烈日騎馬奔馳了三天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城市。

他齋戒了三天,熏香沐浴,只是為一個陌生的人復仇,去殺一個陌生的人。在別人眼裡,這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可在他眼裡,這是一件極為神聖的事情。

“這世上永遠都有殺不盡的背信無義之人,當你劍刺人他們的咽喉,眼看著血花在你劍下綻開,你總能看得見那瞬間的燦爛輝煌,就會知道那種美是絕沒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西門吹雪一貫冷淡的眼神中竟也露出了奇特的光亮,在他眼裡,殺人既不是一種罪惡的事情,也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但卻是一件可以奉獻全部的、神聖的、必須嚴肅、尊敬地對待的事情。

劍,乃凶器也。處身於江湖中,求証劍道,不可避免雙手血腥。西門能不為己殺人、不為錢財為人、不為仇恨殺人,只為得証劍道而殺人,已初窺得劍道門徑。

踏入江湖後,西門以尊敬入劍道。

                3

誠心正意,乃劍之精義所在。

初西門練劍時,入忘我之境,誠於劍,乃有成。心誠非一昔之力,斗轉星移,十數年未曾改變,方為心誠。

後西門入江湖,殺人之前必齋戒沐浴,是為誠於劍﹔所殺之人皆該殺,決不濫殺無辜,是為誠於人。獨誠於劍,不過能入劍道而已﹔誠於人,方能得証大道。

上官飛燕以劍偷襲閻鐵珊,為西門所不恥,“從今以後,你若再用劍,我就要你死”、“劍不是用來在背後殺人的,若在背後傷人,就不配用劍”。此舉亦是誠於劍,而當時并未殺她,亦是誠於人。

蘇少英雖不該殺,只因心浮氣躁,急於出手,江湖中,先出劍者,殺之不為過也。公平決斗,爭殺於一瞬間,本就無對錯之分。

若能誠心正意,則入劍道易,只是若無引路之人、激發之事,終不得破繭,未有大成。

   (二)、寂寞

                1

長身直立,白衣如雪,如亙古以來就屹立在那裡的雕塑一般。

多少年風風雨雨,孤獨的眸子裡終於也掠過寂寞的影子。沉迷於劍道,就注定了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愛人,只有與劍為伍。

起初,西門練劍廢寢忘食,雖孤獨一人,卻沒有深入骨髓的寂寞。練劍有所成是他唯一的目標,那份對劍的熾熱的感情能把人性中其他的情感都掩蓋起來,寂寞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種。

什麼是寂寞?

年輕的時候沒有人會去回答這個問題,寂寞離他們很遠,就算偶而涌出的一絲感嘆,也逃不出意氣的影子。可許多年後,就算不愿去想起這個問題,卻已經沒有辦法擺脫那份深入骨髓的寂寞。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時間把寂寞重新裝扮,它把寂寞交給你的時候,寂寞就成了那附骨之蛆,揮之不去。

西門也寂寞,從他決定獻身於劍道開始,寂寞的種子就被深埋於他的心底。他初入劍道,略有小成時,寂寞的影子就更濃了。他畢竟還是一個人,一個有血有淚有感情的人。

沒有人可以容忍時間永遠停頓在一刻,一個沒有人相伴、沒有人傾聽、沒有人理解的時刻。

西門遇到對手時,露出了熾熱的眼神,那是一種強烈的追求劍道的感情。這個時候,他的眼裡只有對手,他的心中只有劍。寂寞是一種很遙遠、不會對他有任何影響的事物。

可是,大部分時間,他都只有等,等待著那個神聖的時刻的來臨。這種唯一的等待成了他深入骨髓的寂寞的源頭,他只有等待,生命中再沒有其他任何的事情。

                2

他第一眼看見孫秀青的時候,寂寞的格局開始改變。

說是第一眼并不恰當,說是孫秀青也不恰當,准確的說,他在陸小鳳的第一個故事中,他寂寞的格局開始改變。

他為一個女人治傷,然後彼此相愛。再到後來,他們還有了一個孩子。

他不再孤單一人,有人陪他等、有人伴著他、有人傾聽他、有人理解他。他不再孤單一人,在形式上,在感情上,他都有了一個依托。

很多人說,他已經開始“人化”,他已經開始有了感情。可是劍本無情,求証劍道又豈能多情?

他似乎離得劍道越來越遠。可是沒有人知道,遠,在很多時候,只是我們看待事物的角度而形成的。如果真的有人能在人生的格局之外俯視,是可以看到西門離劍道是越來越近。

沒有人可以從一出生就沒有人性中的各種情感,要想走出人性情感的局,首先就必須入局。

                3

入局容易,出局難。

人性中的情感也如寂寞一般是附骨之蛆,沾染了,就別想輕易的擺脫。

只是人性中的情感有悲有喜,有愛有憎,智慧的人都知道如何去避免受到不好的情感的侵擾,所以,出不了局也就沒什麼不好。

可花滿樓已然出局。他有的只是對生命強烈的熱愛,他是處在熱愛生命情感的顛峰,看世間的人、世間的事情也就比別人透徹的多,他代表的是一種境界的顛峰。

西門一生追求劍道,為証大道,不惜奉獻生命。孤獨一人的時候,他越來越寂寞。有人相伴的時候,他是不是不再那麼寂寞呢?

月光如水,人依舊。求道之心不死,孤傲之心不死。他仍然是寂寞。

    (三)、顛峰

                1

    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九月十五,西門吹雪、葉孤城決戰於紫禁之巔。此戰驚動天下,是古往今來第一決戰。葉孤城心中有垢,“心中有垢,其劍必弱”,終敗於西門之手。

經此一役,西門吹雪劍法更上一層樓,他的劍法已經達到了“無劍”的境界,“他的人已與劍溶為一體,他的人就是劍,只要他的人在,天地萬物,都是他的劍。”

這一戰,不僅造就了他不世的聲名,也造就了他不世的劍法。更重要的是他求得了劍道的真義。

他的劍已隨心所欲,既是到處都有,也是到處都沒有﹔他的劍已不為任何人或任何事而出,又或者為任何人或任何事而出﹔他的劍已什麼都是,又什麼都不是。

這是劍道的顛峰。

                2

紫禁一役後,“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敵已死在他劍下”,他的心更冷,他的人也越顯寂寞,天下還有什麼人值得他拔劍呢?

“他藏起了他的劍,抱起了葉孤城的尸體,劍是冷的。尸骨更冷”,“這世上還有什麼事能使他的心再熱起來?血再熱起來?”,他已什麼都不求。

他已得証大道,畢生夙愿已了,人亦已出局。在別人的眼裡,他是在劍術的顛峰之上,猶如萬丈雪峰上的一樹寒梅,迎風而立。

可他即已出局,無所求、無所欲,又哪裡還會有人性的情感---寂寞呢?但他雖仍有妻兒相伴,可他已証大道,心已在九天之外,在常人的眼裡就是一種無法理解的冰冷的極至。

這是寂寞的顛峰。

                3

劍,古之聖品也,至尊至貴,人神咸崇。乃百兵之君,短兵之祖。歷朝王公帝候,文士俠客,商賈庶民,莫不以持之為榮。

能夠被稱為劍神的人,除了他的劍術已經出神入化之外,還要他的人格和人品獨特而超然。  

古往今來,能被稱為劍神的人并不太多,草聖張旭曾言“我始聞公主與擔夫爭路,而得筆法之意﹔後見公孫氏舞劍器而得其神”。如果,劍器也算是劍的一種的話,唐代的公孫大娘或許是被人稱作“劍神”的第一人。

劍神和劍仙不同,以氣御劍,御劍殺人於千裡之外的劍仙并不少見,可是他們都不是劍神,因為他們都缺少一股傲氣,沒有這股傲氣就不能成為劍神。

“憑著這股傲氣,他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生命視如草芥。因為他們早已把自已的生命奉獻給他們所熱愛的道。 

他們的道就是劍。 

他們既不求仙也不求佛,人世間的成敗名利,更不值他們一顧,更不值他們一笑。

他們要的只是他們那一劍揮出時的尊榮與榮耀,在他們來說那一瞬間就已是永恆。 

為了達到這一瞬間的顛峰,他們甚至可以不惜犧牲一切。”

這樣的人實在不多,武俠小說中,唯有西門吹雪可稱劍神。

附:西門吹雪,出自《陸小鳳傳奇》

西門吹雪,男,居於萬梅山莊中。“單騎赴千裡與絕頂高手爭生死與瞬息間,卻只是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復仇伸冤”成為傳奇。“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與葉孤城約戰於紫禁之巔更是千古第一決戰。經此一役,得証大道。古龍自序尊其為“劍神”。

---完---

決戰紫禁之顛

movie005-04n.jpg (22481 bytes)

movie005-05n.jpg (23914 bytes)